1. <th id="j1uyn"></th>

      <em id="j1uyn"><acronym id="j1uyn"><u id="j1uyn"></u></acronym></em>

      1. <tbody id="j1uyn"><noscript id="j1uyn"></noscript></tbody>
        1. <em id="j1uyn"><acronym id="j1uyn"><u id="j1uyn"></u></acronym></em>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中移動等運營商將以流量作計費核心 發展趨勢淺析

               AT&T(美國電話電報公司)、Verizon(美國威瑞森電信)、中國移動,2014年營收排名全球前三的電信運營商,過去的一個星期接連宣布對套餐方案的計費模式做出重大調整。

              這可能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2G網絡發展至現在的運營商資費套餐基本設計準則——以語音和短信作為計費核心,為適應全球流量消費快速爆發趨勢,將轉變為——以流量作為計費核心。

              3G興盛一時,曾主導美國手機終端市場的“合約機模式”,其地位面臨重新評估,甚至已被部分主流運營商拋棄。習慣于運營商保駕護航的部分手機廠商們,不得不考慮新的出路。

             

              改變資費計費方式

              AT&T的新套餐計劃叫做“MobileSharePlans”,該套餐對數據流量計費,對語音和短信免費,不限使用量。在此之前,AT&T的套餐截然相反——對語音和短信計費,而不限數據流量。

              以流量消費為核心,Verizon的通信產品將調整簡化為四種套餐,其中最低30美元/月使用1G數據流量,語音和短信免費,最高80美元/月使用12G數據,同樣對語音和短信使用免費。

              無獨有偶,中國移動也已于近日宣布針對商旅人士開發了338、418、518元套餐,其中338元可使用3G流量,而該套餐對語音短信的使用不設限制。上述套餐正式的開通恐怕要到930日以后,不過,往往慢國際運營商一拍的中國運營商這次總算沒有太遲到。

              上述兩家美國運營商,之所以能推出按照數據流量計費的資費套餐,與4G帶來的數據流量消費快速增長、數據收入在運營商整體收入占比快速提高不無關系。

              有數據顯示,到2020年,全球流量消費量每年平均的復合增長率將超過60%,數據消費市場成熟的歐美國家,可能錄得更高增長率。早在2014年年初,就有市場研究機構稱美國運營商已實現數據流量收入超過語音通話收入,這一事件從事實上確認美國運營商的流量經營已取代語音和短信經營。語音時代的計費方式,退出歷史舞臺正當其時。

              德國電信咨詢公司中國區副總裁許可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隨著數據流量消費快速增長以及整合語音與數據網絡的VoLTE高清語音推出,運營商統一語音和流量計費具備了條件,而計劃推出VoLTE語音的中國運營商,已基本具備開通按流量計費套餐的條件。“在局部市場中,我估計中國運營商下半年會推出以流量為主要計費單元的計費方式。”他說。

              只不過,如要全面實現對語音和短信免費,以流量計費,中國的運營商短期內依然面臨困難。

              電信專家付亮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語音、短信的網間結算產生成本,網間結算費用越高,語音和短信免費的難度就越大。而電信專家項立剛[微博]則表示,在仍然現存大量2G用戶的階段,為了保證對這部分2G用戶的覆蓋,中國運營商不大可能立即完全向流量計費遷移。

             

              終端補貼向流量補貼轉移

              Verizon的另一個重要改變是放棄“合約機模式”。在公布四種流量套餐同時,Verizon宣布終止與新入網用戶簽訂兩年合約,停止針對手機的補貼。Verizon合約版16GiPhone6只售價199美元,而放棄合約機模式和補貼之后,iPhone的價格將回歸600多美元。

              AT&T的做法相對“漸進”,AT&T給予用戶選擇補貼方式的權利,如果用戶繼續選擇簽訂兩年合約,則按照合約機補貼價出售終端,用戶如果可選擇以原價購買手機,超過6G流量消費,原價購機的非合約機用戶,可享受到25%的流量費折扣。

              美國排名位于AT&T、Verizon之后的運營商T-Mobile,以業務創新的激進風格聞名,早在2013年即已推出無合約套餐。

              許可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為了加快2G用戶向3G的快速遷移、在遷移過程中保有用戶,具有“捆綁”特征的合約機模式,的確為運營商立下過汗馬功勞。由于每部合約機綁定一個碼號,每簽署一份合約購機合同,運營商就發展了一位新增用戶。而手機終端廠商,也受益于運營商的價格補貼和龐大網點資源。

              只不過,付出補貼發展用戶,代價是否過于高昂,運營商中也出現了爭議。“我相信歐美運營商都想清楚了,沒有必要繼續為手機廠商背書,”電信專家付亮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運營商做合約機,無形中承擔了一部分手機成本,在手機銷售上本身并沒有賺錢。”

              對于部分運營商而言,其每年終端補貼支出甚至與每年凈利潤相當。例如,中國的運營商每年支出約100億元-200億元終端補貼費用,而中國電信、中國聯通2014年的凈利潤分別是176.8億元和120.6億元。

              “受國資委成本壓降政策驅動,以及跟隨國際降補潮流,中國的運營商去年以來也快速降低了補貼額度。但運營商是將對手機的購機補貼轉變成了對流量的業務補貼。比如贈送價值50元的1G流量,用戶在下個月消費以后,這贈送的流量又轉化成了運營商增加的收入。這種補貼方式,更容易改善運營商收入和盈利狀況。”許可表示。

              不過,受到補貼壓降影響,包括運營商和手機廠商內部均出現了不確定性。

              “運營商內部轟轟烈烈成立的終端銷售公司,其地位將有待觀察。”許可對本報記者說。

              而補貼的縮減勢必影響早前依賴于運營商渠道銷售手機的部分廠商,中國的例子是聯想和酷派。運營商的資費補貼雖不一定能減少用戶資費支出,但對終端補貼的縮減乃至取消,卻將競爭的成本推向這類手機廠商,在運營商提供補貼支撐下,薄利多銷模式如果依然可以維持,取消補貼之后,它們將不得不進行轉型。

              獨占手機行業多數利潤的蘋果公司,能否在運營商不補貼情況下面對野心勃勃對手的價格戰,存在變數。

              “可以看到,做傳統運營商渠道的手機企業,這兩年下滑得厲害。而著力于非運營商渠道例如社會渠道和電商渠道建設,這部分企業現在發展得比較好。”項立剛說。

                新竹微評:

                1)、流量快速增長,是智能機時代的一大趨勢。如果國內三大運營商全面轉向流量計費方式,將使“公網”搶占“專網”的難度大大提高;伴隨4K視頻監控與視訊的逐步啟動和其他物聯網新業務的興起帶來的流量井噴式增長,這是專注于專網建設解決方案的廠商福音。

                2)、“合約機模式”逐步淡出歷史舞臺,靠運營商補貼渠道做手機的華為、聯想和中興等,業績會受到較大沖擊,電商渠道的作用會凸顯,競爭會更加白熱化,對普通消費者是福音。

                3)、如果國內三大運營商全面轉向流量計費方式,語音和短信的業務會得到一定的喘息機會。而可視電話之類應用恐怕在運營商網絡上難以快速推進,只有等待5G普及才能實現了。

                4)、“合約機模式”轉變為流量套餐綁定用戶,運營商營銷模式會發生改變,網絡覆蓋和服務質量的作用會更突出。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裸体_国产乱人伦在线播放_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最新_一级毛片偷拍情侣视频